永遠的微笑 (Lilya - 4 - Ever)


全球逾20電影節參展之作
包括: 第59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、倫敦國際電影節、加拿大多倫多國際電影節、芬蘭赫辛基國家電影節、鹿特丹國際電影節、瑞典哥德堡國際電影節、巴西聖保綠國際電影節、南韓斧山國際電影節、美國棕櫚灘國際電影節、洛杉磯北歐電影節、佛羅里達國際電影節、維斯特里亞電影節、維也納國際電影節、曼谷國際電影節、斯洛戈克共和國電影節、香港國際電影節等等

榮獲斯德歌爾摩電影節頒發最佳電影獎
榮獲國際影評人聯盟獎頒發人道精神大獎
榮獲北歐聯盟議會重點推薦電影
榮獲西班牙Guldagge電影頒獎禮頒發 -最佳電影、最佳導演、最佳女主角
榮獲瑞典電影評論學會頒發最佳電影及最佳編劇
榮獲瑞典電影節頒發最佳電影、最佳導演、最佳女主角、最佳編劇及最佳攝影
榮獲歐洲電影頒獎禮提名最佳電影、最佳女主角
最佳編劇、最佳攝影及提名最佳男主角

 

故事大網

十六歲的莉莉亞來自前蘇聯裡一個頹廢、骯髒的社區,無時無刻均對外面的世界嚮往不已。母親答應與男友於美國安頓後再予接應,然而音訊全無,芳蹤沓然。空空如也的信箱彷彿向莉莉亞披露了被遺棄的事實。原本身代母職的阿姨雀巢鳩佔,把莉莉亞迫遷至無電無暖氣的霉臭小房間,於絕望邊緣掙扎過活。無可奈何之下,莉莉亞開展了她的皮肉生涯。

從前的一群酒肉朋友逐漸疏遠,莉莉亞身旁只剩下無家可歸,11歲的華路查,他不時在莉莉亞家的沙發上過夜。二人無所事事,處處流連,冀望好運一天降臨......

 

導演訪問

瑞典最受推崇的年輕導演,路卡斯麥迪遜,曾拍攝兩部長片: (aka )以及。無瑕的在藝術與商業間取得平衡,而觀眾與影評的迴響也甚佳。甚至連英瑪褒曼(Ingmar Bergman)都形容他的首部長片為「年輕大師的首部鉅作。」然而以上種種並未令路卡斯固步自封。新作<永遠的微笑>帶領觀眾踏上另一段旅程---由70年代瑞典的社會與民生問題轉移至俄國國土上的殘酷實況。 「這個概念的成因很難肯定。」他說,「在以後,我想我的下一部電影應該更深入。好些時候你會忽然很清楚自己應怎做,是一種難以形容,突如其來的感覺,我知道自己在什麼時候有了這些想法,然而它蟄伏了多久我卻不敢肯定。」 「當我有了故事的概念後,我開始建構裡面的宇宙,它始於主角莉莉亞的個人悲劇,並且附帶_很多當下的社會問題,有了這些以後,我已感到影片逐漸成形了。」 在監製籌集影片所需的經費之際,路卡斯於 四個月間替千多名孩子試鏡,最後找到了本片的兩位主角:飾演莉莉亞的奧莎娜亞金希娜,以及飾演華路查的亞提當巴度查基。 「我以前曾經到這些地方旅行,但當初我並未想過要找一個沒有名字的地方作為背景,我只知道那需要是一個沒落了的皇國。」 「但我不想把那種頹廢歸咎於任何一個國家。就算故事的中心點是人物,他們身處的社會也是一個重要因素。此片的背景可以是墨西哥,因為它是關於在貧富懸殊的情況下,窮人怎樣遭到剝削的。」 「對於很多女孩子像莉莉亞般夢想出走,我絲毫不感到意外。比方說,在歐洲最貧窮的國家Moldavia,我肯定超過九成的年青人都不相信自己國家的未來,而且有一個近乎災難性的數據顯示,那裡有很多婦女都曾從事性交易。但這不可以盡說是Moldavia的錯。你選擇拍攝怎樣的電影其實是一件很政治化的事情,你要想,你在替誰說話?」 在以前的電影中,角色與對白均是最突出的元素之一,然而在<永遠的微笑>中,路卡斯竟以全俄語拍攝! 「要不斷向自己挑戰,就像足球一樣,與冠軍隊作賽會把你自己也帶上最佳狀態。」然而怎樣與跟你不同國籍的演員溝通?「我以很嚴謹的方法選擇演員,當定下了演員後,我對他們投以百份百的信任,反之,他們亦一樣。如是者大家便可以在很舒服的環境下工作。小演員們有肯試肯做的膽色,沒有多餘的忌諱。由那兒開始就是直覺了,我沒有怎樣"導"他們,但當然我在拍攝期間會操縱所有東西,但我會不停的改,當你開始看著看著,就會知道那段戲應怎樣。我們當然有翻譯員,而曾參與的Alexandra Dahlstrom正是其中一位。對於我來說,有認識的人在旁是非常重要的,是以我通常會用上相同的攝影以及監製。」 在得到空前成功以後,路卡斯得到不少美國片商垂青,但為何遲遲還未見到路卡斯"放洋"的成品呢? 「說真的,我沒有到荷里活去的決心,但那並不表示我不會有一天在美國拍片,那裡有很多有待發掘的題材。但可悲的是,全球最大的電影供應點只在乎金錢,而非電影本身。他們以為全世界的電影人均視那裡為終點,其實不然。如要我到那兒去的話,我需要我的製作班底同行。但在美國,基於工會的限制,我不能與大夥兒一同工作,作為一個歐洲電影工作者,那絕對是讓我卻步的原因之一。 總觀路卡斯的三部電影,明顯地有些重複出現的元素。如年青人便永遠是電影的第一觀點,似乎導演比較喜歡透過他們去看世界:「每一個人曾幾何時都是孩子,每一個人都曾經以孩子的視點來看世界,他們的力量最為低微,是最沒有可能反抗的一群。我在他們的身上找到認同感。好些在我以前電影中的意象都在這被重複運用。我不會分開自己的幾部電影,而是把他們串連一起,視為一個過程,由一部片前行至另一部片。好些問題,用一部片是說不完的。所以我的幾部電影均重複地出現了像"橋"一類的意象。而"橋"對於我來說正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吸引力,我甚至肯定我下一部電影都會有"橋"的出現。」 音樂,在路卡斯的電影中亦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「好些時候,我的剪接師跟我一起聽很多音樂,而奇怪的是有些東西很自然地產生了化學作用,我不時發現,好些場口竟跟我所選用的配樂長度一樣!每一首我選用的配樂都告訴我們關於這個時代的一些事情,我很喜歡加入配樂後使整場戲升華的那種感覺。但肯定使用甚麼配樂是一件很危險的事,因為隨後所有東西都會單純地為配樂而生。在本片中我選用了不少拍攝地點流行的東西,如在Rammstein街道的牆上,你會見到樂隊"Prodigy"的名字。這些音樂代表了一種年輕的能量,一種在當地醞釀的,毀滅性的能量。」 另外一個於電影中舉足輕重的意象是"天使與小孩"。「他們正是啟發這部電影的兩個主要元素。我經常在想:地獄裡的人到底有沒有希望?這是其中一個我想透過電影來探討的問題。我認為在我們之上必然有誰在觀察著。這可能對我們幫助不大,但是我們以須要靠希望才能生存下去呀。」

導演的話:

電影原本的題旨是"上帝的愛",但那給現實狠狠的蓋過了,變成另外一樣東西。它變成了一部關於兩個小孩,莉莉亞與華路查的電影。他們居住的地方曾幾何時屬於偉大的前蘇聯,惜現在變成了一片頹垣敗瓦。電影同時關於"到遠方去" 的強烈渴望,決心放棄一切,也被一切放棄的感覺。還有富者妄想以金錢購到一切,貧困者則盡全力賣掉良心以外的一切等。至於我家附近或者地球另一端的事情:吸天拿水、籃球、Britney Spears、在長椅上刻上名字以證實自己的存在等也包括在電影裡面了。被人追打、選擇放棄、選擇了斷,以及一段永恆的友情,一燦永遠不滅的燭光也是這部電影要描述的。或者它亦跟"上帝的愛"有些關係---只不過上帝從未回覆過莉莉亞的禱告而已。


導演:

路卡斯麥迪遜(Lukas Moodysson)

演員:

奧莎娜亞金希娜(Oksana Akinshina) 飾演 莉莉亞

亞提當巴度查基(Artiom Bogucharskij) 飾演 華路查

發行: Golden Scene Company Limited

上映日期:22/1/2004

級別 : III

片長 : 109分鐘

院線 : 影藝

網址 :
http://oebfa.lphalt.com/en/lilja4ever.html